關於部落格
  • 123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網路過濾”,該誰買單?

ChinaByte   / 吳海菁

盛夏時節,政府有關部門開展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網上掃黃”運動,新成立的“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很快就核實、確認並查封了淫穢色情網站近500家。然而查封不良網站僅僅是這場運動的第一步,因為國內有關部門只能查封境內的“不良網站”,而對於伺服器在境外的網站則鞭長莫及,難以越境處置。 從技術角度來看,採用網路過濾的手段是解決“色情網站無國界”問題的最好辦法,因而國內寬頻營運商紛紛推出以“綠色上網”為名的寬頻加值業務,給未成年人一片“綠色的天空”。本來保護未成年人的想法是對的,但是各級行政部門或者寬頻營運商如果以收費的方式借機發財,好事情就變了味。那麼,作為公益事業的“綠色上網”所產生的費用究竟應該由誰來買單才合適呢? “網路過濾”技術先行 互聯網是個虛擬的世界,就如同一個社會的縮影,它給人們帶來資訊共用便利的同時,也將各種色情、暴力、兇殺、迷信等不健康內容推向網友。青少年作為網友的主體,尤其容易受到不良資訊的腐蝕。如果全民上下充分利用現有的技術手段,以“封堵”方式來攔截有害網站,就能為未成年的健康成長創造良好空間。電信營運商提供的“綠色上網”業務和軟體廠商開發的過濾軟體,是現階段比較成熟的技術手段,能夠有效地封堵了不良資訊的傳播。 在“綠色上網”業務出現之前,用戶在電腦終端中安裝過濾軟體是遮罩不良網站的主要手段。例如,“過濾王”、“護花使者”和“淨網先鋒”等過濾軟體,一般都具有對不良的資訊、圖片、遊戲等的偵察、識別和過濾等功能,用戶可以根據需求對過濾功能和上網功能進行設置。然而安裝在終端電腦中的軟體總是容易被破解,在實際應用中,也只有網咖中用得較多,而在個人家庭中應用較少。 從2004年上半年開始,全國各地的寬頻營運商陸續開展“綠色上網”業務,用戶能根據選擇對網路中的內容進行過濾。由於該業務簡單易用,用戶無需在電腦上做任何修改或設置,不用安裝任何軟體,不影響用戶上網速度及習慣,因而受到廣大上網家庭的普遍歡迎。家長只需簡單定義小孩綠色帳戶的過濾規則,就能過濾掉大部分成人、聊天和交友類的資訊,濾除有害的網路遊戲網站,還能定義小孩的上網時間段,在技術上徹底杜絕未成年人接觸不良資訊。由於該業務是在伺服器端對不良網站進行過濾,因而不存在所謂的軟體破解問題。 在實際應用中,通過上述兩種方式對不良資訊進行過濾都能達到一定的效果,但是隨著各種收費措施的盛行,好事情也慢慢變了味。 “封堵”都需要收費 以網咖中安裝的各種監控和過濾軟體為例,文化部門要求網咖裝“淨網先鋒”,公安部門要求網咖裝“網路神探”,先不說兩個軟體的性能如何,光是安裝費對網咖業主來說就是一筆沉重的負擔。在不少地方,監管部門並不關心過濾軟體的實際效果如何,而是對安裝費無比在意。一旦網咖業主把安裝費交了,即刻“萬事大吉”,也不管你是否真正裝了,是否真正用了,假如網咖業主拒絕交費,則今天查一次,明天罰一次,直到業主交納了安裝費為止。一些部門從各自的利益出發,各自為戰,讓網咖中的安全過濾軟體流於形式。 暑假期間,筆者曾經走訪過北京工人體育場附近的幾家網咖,所謂的過濾軟體基本上毫無效果,業主交納了所謂的安裝費之後,就將這些軟體“束之高閣”。更可笑的是,不同部門發行的過濾軟體相互“打架”,安裝之後機器就運行不正常。 其實,一些管理部門以安裝軟體的由頭來收取一定的成本費本來也無可厚非,但是寬頻營運商在這場掃黃運動中也來搭車收費,實在是讓筆者感到一絲費解。在整個互聯網產業鏈中,電信營運商起著基礎平台作用,因此電信營運商要想過濾有害網站,實在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只需增加一台伺服器,對軟體稍加修改即可完成。筆者想不通的地方是,如此低成本的業務竟然也要收取高昂的費用。雖然各地的寬頻營運商對“綠色上網”設置了不同的資費標準,但是普遍達到15元/戶/月。根據CNNIC最新的資料,截止到2004年7月,國內寬頻用戶數量為3,110萬。假如這些寬頻用戶全部選擇“綠色上網”業務,將為寬頻營運商帶來55.98億元人民幣/年的收益。 究竟該誰來買單? 論及收費,某些行政部門和寬頻營運商或許都會有“委屈”可言,畢竟研製各種安全監控過濾軟體都需要一定的成本,完全免費地提供給網咖業主或者寬頻上網家庭似乎也不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但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從公益事業中獲取利潤,總是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行政部門要求網咖中的電腦都必須安裝一定的安全過濾軟體於情理說得過去,但是向業主收取費用的做法並不可取。很多時候,安全過濾軟體都是國家有關部門定做的產品,下發到各級的行政部門,其開發成本已由國家買單,而各地行政部門再收取費用往往是落入單位的小金庫。由於安裝軟體的費用是強制收取,因而其費用標準很難用市場調節方式制衡,“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收多了。據筆者瞭解,在上海,網咖安裝監控系統都是由政府“埋單”,這樣的做法不僅杜絕了某些部門“搭順風車”、“亂收費”的作法,而且調動了網咖業主的積極性,將安全監控的目標落到了實處。 類似的做法假如能應用在“綠色上網”業務,將能產生更大的社會效應和公益效果。國內營運商經過十餘年的長足發展,已經具備了塑造企業形象的經濟實力,與其將大把的廣告費交給電視台,還不如踏踏實實地為廣大網友做些實事。從一個企業的健康發展來說,一個良好的形象往往意味著更好的發展前途。 目前,國內電信營運商普遍存在“一切向錢看”的浮躁心理,對公益事業比較冷淡,從而給民眾留下不良的印象。電信營運商如果能抓住開展“綠色上網”業務的契機,不僅回應了政府開展“網上掃黃”運動的號召,而且充分滿足了廣大寬頻上網家庭的迫切需要,塑造出一個熱心公益事業的正面形象。更重要的是,“綠色上網”業務所需要的成本並不高,絕不會給企業帶來沉重的包袱,寬頻營運商又何必短視地在蠅頭小利上斤斤計較?一個熱心公益事業的寬頻營運商必然會得到廣大網友的大力支持。 無論如何,將“綠色上網”業務所產生的費用直接轉嫁到用戶頭上,既不可取也不合適。于情於理而言,該項業務都應該是免費的,這樣才有利於其快速普及,必要的時候,政府也可以對積極有作為的寬頻營運商進行一定的獎勵。 【文稿來源:ChinaByte授權,武陵客代理】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